毋听毋言毋从 不问不念不想

太幼稚了
卖弄所谓看起来高级的知识,能力,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。
总在别人面前重复某种流行言论,并且理直气壮地想以此改变他人。
仅仅是重复着就让人觉得厌烦了。

世界上不缺少正义的人和言论,也不缺少跟风哄起的群众。
正直的言论能征服某些人的眼睛,嘴巴,大脑,但是没有办法真正拯救混沌愚昧的灵魂。

 

不想要一大群人的友谊
不想进入圈子
拒绝
拒绝
两个人就好,两个人
别无选择便一个人

我觉得我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了。

求你,别看着别人了
看看吧,你还有需要做的事情
乱七八糟,乱七八糟

你不需要倾听者
因为没人想做那种人

  1

A:“你会喜欢我,想和我聊天,希望我在你身边,每天都能见到我,甚至想和我zuoai。”
A:“但你不会爱我,我也不会。”
A:“爱太沉重了,亲爱的。”

A:“我会宽容你,但学不会原谅和接纳。”

你的感动与我无关,你的情怀只令我作呕,你的一切、所作所为、所言所语、喜怒哀乐都让我心生憎恶。我隔着冰冷的空气端详你,审视你——那会是我无法躲避的遭遇,有时我真宁愿我的眼睛失去它的光明。在潮暗的角落,思绪丝线会将你绞得筋骨粉碎——直到渗出浓稠的黑色汁液,翻滚成一团血肉模糊的蠕动的怪物。我在狭窄的盒子里静静窥视,内心的猛兽毒液垂涎,麻木的面目替我掩去独自一人的暗潮翻涌。盒子里的国王正对他的人民滔滔不绝刑架上...

  1

薄荷糖

小时候家里有老人,常吃薄荷糖,我也跟着吃。
其实一开始不很喜欢那味道的,很辣。
最近莫名回想起来,很想吃。
含到最后的薄荷糖,蕴着一丝丝的凉,接下来便是柔软的甜味,不浓不淡不腻。
于是接下来就是吃薄荷糖真正享受的时候啦!

---------
ummmmm其实【含到最后的薄荷糖】是对一个太太的印象直感,但是没敢讲出来啦,最近又想起了,顺便情怀一下吧x

 

晚乡

归人踏上故土,
暮色沉沉。
瓦青色的天和瓦青色的屋,
与空际一抹
眼影似的柔媚的脂红;
芦苇和树丛向我身后奔着,
旺盛的绿意要将我填满;
在目光跌进你圆润、滑亮的湖面,
干燥的躯壳和灵魂饮入一片清凉,
于是我沉沦在表象的宁静与惬意中。
仿佛忘记了,
片刻前缠绕在鼻尖的呛人烟味,
红砖青瓦的屋舍不再,
车龙呼啸;
平实令人心安的土路,
被滚烫的水泥沥青浇灌、囚禁,
连同边上的花草,
一起被掐去了呼吸。
我在疾行的钢骨铁皮的巨兽腹中,
静静注视着这熟悉陌生,
血肉相连的地方。
在浓稠的黑暗袭来之后,
我抱着对过往的叹息,
沉溺在你
温柔的乡怀里。


---------

【而萍漂四方的游子无论是怎样贫困潦倒,他们听到某支...

  2

夏季,让人听着就汗流浃背的季节。烈日,蝉鸣,密不透风的空气和粘腻的汗水纠缠在一块,呼吸间都是滞缓的灼热,带着一股闷气,像在高气压下怎么也吹不鼓的气球。

然而今年的夏季似乎比往常还要多雨,也幸而在接连的几场滂沱大雨后,稍稍有了些凉意,天色呈现出阴霾的灰蓝。

  后院的水泥地上还混着深深浅浅的未干的的水迹,靠着墙沿的地面泛出一小片水嫩的青色。

“呼!”因为终于放晴的天气,小院的一扇窗户戳出了一个刺刺的黑色脑袋,他朝着雨露清新的空气肆意地伸了个懒腰,接着转进屋里,留下“噔噔噔”的脚步声。

黑发少年像出巢雀儿一般冲进院子,怀中抱了几小盆花草,并将它们一一放归原位。

墙边、...

  2

烟花

烟花

拖着长长的爆鸣声划过天空。

然后在夜幕上迸裂开来——带来瞬息的天明。

在昼与夜交替的间隙,

我朦朦胧胧地捕捉到了什么。

于是我那颗不安分的心狂舞起来。

带着苍恹的白的天幕亮得狠戾、突兀。

这让我想到闪电划过天际,滚滚雷鸣即将袭来——

转瞬光亮熄灭了,

依然是黑夜。

我呼吸依然急促不稳,

因为他们接二连三地升起了——

尖锐的、鹤唳一般的嗷鸣。

光秃的树的枝桠又被映亮。...


  3 3

*痴汉一下下,小句子堆积?

*无tag系列xxx


我喜欢看你眉目清秀的模样,眨着眼睛对我笑。


你清越的笑语被软风递至耳边,于是我怦然心动。

 言止于此,无法脱口的爱语膨胀在胸口满满地挤压,连同心跳一起要跳出胸腔,是否能将这样的心情传达于你呢?

无法抑制地想要倾诉,我有多么多么喜欢你,在每个阳光热烈的天气里都像是看到你的笑颜。

你带着满身尘土奔来,是久违得令人怀念的乡野肆意自由的气息,某一刻几乎要泫然涕下。

  2

*发现标签错惹所以重发一遍orz

*去年的脑洞嗯……

*其实是双结局

---------

刚入秋,天气微凉。

雨薄薄地下着,一丝一丝,湿润地面后又迅速被吸收、蒸发,留下浅到几乎看不见的印子。

“呼呼……”黑发少年紧了紧大衣领口,快步在伞花之间穿梭,没有人注意到他。

幢幢高楼把天空圈得只剩一个圆,由内而外地苍白地亮着,大厦与天交接的地方似乎被染成了和建筑物一样的,灰色。

杰站在没有任何遮挡物的站台上,等待着公车。

雨丝飘在他的衣上,晕开一层深色,凉意在耳边漫开。

手插在口袋中,汲取着体温。杰轻轻呼吸着,属于秋天的味道。

凉凉的空气让他头脑清醒,心情意外的很好。

公车从...

  2 5

我曾看过沧海与桑田,

我曾见证亘古不变。

  1

© 道恩-Dawn | Powered by LOFTER